新余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陈水扁放任代言人发飚当局对媒体充满敌意

发布时间:2019-11-10 20:35:24 编辑:笔名

陈水扁放任代言人发飚 当局对媒体充满敌意

中国台湾7月9日消息 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社论说,台当局“总统府”副秘书长卓荣泰接连对媒体作情绪性发言,已使他自己成为外界议论的对象。而“宁要媒体,不要政府”的陈水扁,却放任他的代言人向媒体叫嚣发飙,让人错愕,也让人遗憾。

社论说,卓荣泰的失态,有几个可能原因:一,民意代表出身的他,并不适合这种需要耐心与技巧的沟通工作;二,他个人的权威意识,让他自以为可以高姿态向媒体放话或者是下令;三,陈水扁的争议言行,其实已非卓荣泰所能理解或澄清,因此只能采取激烈的否认或倒打一耙,以填补其心虚或辞穷。

社论认为,发言人好比是化妆师,但卓荣泰却把这个角色扮演成一个铁血捍卫战士,见报道对陈水扁稍有“忤逆”,立刻喊打喊杀。这种表现,若比起前任发言人黄志芳,卓荣泰不只是缺乏稳健,而是根本未认清角色。

社论指出,撇开个人因素不谈,卓荣泰的情绪化,其实也相当程度地反映了陈水扁当局对媒体的敌意。政党轮替后的民进党,迟迟不能认知执政者应该接受民意监督的原则,对于批评它的媒体一律抱持不友善的态度,甚至贴上“统派媒体”等标签。去年以来,不同媒体持续的揭弊,揭发了陈水扁府邸一连串贪腐事件,导致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入狱,陈水扁亦遭“立法院”提案罢免。在这种情况下,陈水扁当局与媒体的紧张可想而知,因此也导致了卓荣泰的恼羞成怒。

社论说,无独有偶,最近台当局行政部门发言人郑文灿指责岛内媒体大幅报道青藏铁路开通,对北宜高雪山隧道的工程奇迹却只有一道;这项发言,也如出一辙地充斥对媒体的情绪化指控。郑文灿的情绪,是企图将媒体报道的自由选择扣上欲加之罪。但郑文灿愈是想要“指导”媒体,也就愈暴露他失却“民主进步”的立场。

社论说,试想:万年冰封的藏域首度有铁路开通,和两小时车程的宜兰变成四十分钟可达,从人类经验的角度看,难道没有区别吗?再说,台湾媒体对雪山隧道的艰险、工程、生态、安全关注已长达十多年,又怎能被官员一口扭曲呢?

社论表示,媒体不是天使,但也绝非魔鬼,这是陈水扁应该认清楚的事实。所谓“不是敌人也不是伙伴”,是说双方应各自从不同的路径追求台湾、社会、人民的利益,而不是谁把谁干掉。那也就是说,执政者可以坦诚表白,争取人民的倾听;但他堵不住媒体的嘴巴,更不可能靠着恫吓要媒体噤声。

社论说,数度说出“宁要媒体,不要政府”的陈水扁,却放任他的代言人向媒体叫嚣发飙,让人错愕,也让人遗憾。事实上,当卓荣泰以情绪性发言否认陈水扁“恐吓”李登辉或王金平,他忘了自己的言行其实也充满“恐吓”意味。这样的发言,如何有助于澄清真相、减少猜疑?尤其,正当陈水扁最近一再强调要放权、检讨、自清之时,卓荣泰的纵情演出,不仅毫无智慧,也毫无技巧可言了。

社论指出,放进整个社会的脉络中看,陈水扁当局对媒体的敌意,其实也反映了它在治理台湾上的独断。六年来,民进党不断攻击、战斗、切割,把人民分成蓝绿,把土地分成南北,把政治切成朝野,把官员分成新旧,把媒体划分敌友。它需要人民赞誉,却不努力经营政绩;它想要展现革新气象,私下做的却是贪腐奢华;它想要媒体吹捧,用的却是龇牙咧嘴的威吓手段。

社论总结说,如此看来,卓荣泰的发言人角色失控,或许不只是他个人的失误,而是执政当局整个政治基本盘的动摇。的确,执政六年,陈水扁的言行不一、公私不分、眼高手低,要什么样的发言人才有能力为他掩盖罪咎、粉饰太平,那还真是个难题!

手游资讯
自然生态
春秋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