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万剑之王第三十五章魔界之花

发布时间:2019-11-20 01:59:55 编辑:笔名

万剑之王 第三十五章 魔界之花

“永生之花,一定是永生之花!”

“我也闻到了,这独特的香气!”

“在哪里在哪里?”

闻到了嗅人的花香,部队立刻失控,任凭库西如果叫吼也无济于世,永生之花的神奇已经随着艾斯托尔的出现,传播了整个德洛斯帝国。

士兵们追逐着香气,跑到了一处广阔的沙漠,这里没有风沙,居然是一片罕见的无风地带,而就在无风地带的中心位置,诡异的生长着一株妖艳的植物。

绿色的叶子,鲜红的花朵,如果这株植物生长在环境优良的地区,一点都不奇怪,可它生长在没有半点水份的沙漠之中,就显得诡异异常了。

“一朵,两朵,三朵,四朵,五朵!”

“五朵永生之花!”

“我的,我的,我的!”

土兵们争先恐后跑了过去,雷蒙也跟了过来,他走在最后面,远远的看着那株诡异植物。

做为植物,没有水份,如何生长?还有,为何在四周风沙吹刮的情况下,这里没有任何物体障碍,居然会没有风的存在。

沙沙沙沙沙――

就在众士兵们争先恐后扑到诡异植物面前时,诡异植物突然伸展花叶,释放出强烈的花粉,将众多士兵薰晕了过去。

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哈哈哈,永生之花起作用了,你看他们,睡过去了,等到他们醒来,他们就会获得永生!”

后面的士兵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仍然前仆后继的向诡异植物冲去。

“都给我让开,永生之花是我的!”

“滚开,你们这些下贱之人,不要抢我的永生之花!”

库玛和库西两兄弟叫吼着,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根本没人听他们的话。在永生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可怜的权利根本制衡不了任何人。

人性,本就贪婪,而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群无知的人。”

雷蒙无奈摇了摇头。

虽然他不敢确定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永生之花。但他敢确定,眼前的这株。绝对不是。

眼前的这株妖艳植物,雷蒙太眼熟了,这株妖艳植物。从外表上看,和召唤师召唤的魔界之花沃索一模一样。

魔界之花沃索。中一种来自魔界的植物,这株植物虽然拥有着植物的外表,但却具有生物的思维和行动能力。

魔界之花沃索最擅长作的事情就是散播花粉。迷惑敌人,然后再趁机吃掉。

沃索附近被迷晕的士兵越来越多。很快,沃索开始了它的扑食计划。

无数枝蔓从地下伸出,牢牢捆住一个又一个士兵。然后将他们缠绕,收缩,直至勒死。

只是短短十几分钟,数千名士兵连尸骨都没有剩下,全部化成了沃索的肥料……

沙沙沙沙沙――

魔界之花沃索又一次抖动花粉,引诱着四周残存的士兵。

“永生,永生,哈哈哈哈哈……”

“我要永生了,我要当皇帝了。”

“我要娶一万个老婆!”

士兵们嘴里嘟囔着,神智不清向沃索跑去。

库玛和库西也被沃索控制了,两眼发直,慢慢向沃索靠近。

雷蒙微微皱了皱眉,想了想,取出一瓶药剂,撒在了库玛和库西的身上。

他想救的人其实只是库玛,库西只是顺带而已。

库玛虽然是个小人,但毕竟是伊莎贝拉的父亲。

眼前幻象消失,库玛和库西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同时看到了沃索附近的惨状。

“这是魔界之花,会吃人的。”

库西一脸的不敢相信:“魔界之花?不不是永生之花?”

不管库玛和库西愿不愿意相信,沃索正在吞食大量士兵。

库玛仍然不肯相信:“这不可能,艾斯托尔大人就是得到了永生之花,才获得了永生能力。”

雷蒙道:“如果你觉得不可能,走过去。”

库玛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看完了沃索整个扑食过程,库西恍然:“怪不得它可以无水存活在这里

,原来它一直在吞食血肉!”

雷蒙从魔法袋里取出引火之物,向沃索走去。

沙沙沙沙沙!

沃索又一次抖动花粉,不过它的迷惑花粉对雷蒙没有任何用处,沃索大怒,从沙下伸出枝蔓,试图缠绕雷蒙,雷蒙将火把轻轻往枝蔓上一碰,枝蔓立刻退缩了回去。

植物的特性,是怕火的,而这条特性,同样适用沃索!

雷蒙安然无恙走到沃索面前,甩出纯净的火元素。

吱吱吱吱吱――

沃索被点燃,不住的发出惨叫,很快便成为了一堆灰烬。

不可一世的魔界之花就这样被轻易杀死!

库玛和库西看得目瞪口呆。

雷蒙低头看着沃索的灰烬,这株妖花出现在沙漠根本不奇怪,受大转移事件影响,好多魔界的生物被强制降临到了这个世界,这株妖花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呼呼呼――”

沃索一死,狂风立刻袭来,将沃索吹散,露出了下方十几颗黑色的种子。

难道是沃索花种?

雷蒙将黑色种子捡起,收好。

自从发现萧影的血连狄瑞吉的病毒都能解掉,雷蒙对这个血液就越来越好奇了,只要闲着没事,他就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试验,比如将萧影的血液标本融入其他动物体内,或者用水稀释,用火焚烧等等,他拿起沃索花种,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把这些种子浸泡在萧影的血液里面,会不会产生什么变化呢?

“可恶,一群蠢货,居然一个都没有剩下……”

库西不满的咒骂着。

手下被沃索杀死,他可惜的不是士兵们的生命,而是他失去了可以驱使的权利。

不过他现在多了一个权利,被人驱使。

库玛和库西两兄弟吃力的抬着一顶轿子,在沙漠行进。

坐轿子的当然是雷蒙。

库玛喘着粗气问道:“雷蒙大人,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

雷蒙将沃索的花种浸泡在箫影的血液里,拿在手中轻轻的摇着,头也不抬道:“随便。”

风沙太大,连太阳的位置都看不到,根本辨别不出方向。

“那只有一直往前走了。”

库玛和库西商量了一下,决定不看方向,一直向前走。(未完待续。)

上海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昆明治疗妇科哪家医院较好
盐城治疗阳痿费用
兰州大学口腔医院
大同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