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长恨来迟 第七十章、无能

发布时间:2019-09-26 00:20:08 编辑:笔名

长恨来迟 第七十章、无能

声音缓缓落下,低沉和缓不已,可落在席绾灯的耳中,只觉得越发心惊胆颤。

方若抬起手,自然而然拍了拍自己那明显和别的弟子不同的衣袍袖口,轻勾嘴角笑了笑:“险些忘了,今日是东西殿比试第一日。”

君怀闻的视线略略压下,不动声色地看向了一直垂着头没有动作的席绾灯。

话音一顿,方若的笑意略略沉下了一些,话锋猛地一转,声音浓郁了不少:“不过,这里是长生塔,可不是你一个西殿弟子可以随便入内的。”

言语落下,方若的脚步也是缓缓上前了一些,走近了君怀闻。

了然地点了点头,君怀闻的面依旧低垂着,看不分清脸上的神色,气息却是极为乖巧,点了点头,应了声:“原来是这样,倒是我鲁莽了。”

“我还以为,这东殿随处都可以看上一看。”

笑意略显清雅,方若的头缓缓地摇了摇,似是在笑这西殿弟子这般不懂规矩:“东西殿比试期间,西殿弟子,自然是可以随意出入东殿。可这其中,并不包括,长生塔。”

视线压下,君怀闻嘴角的笑意几不可见,越发隐匿深邃了起来,末了,扬了扬眉头,一字一字落了声:

“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多叨扰,二位了。”

二位两字尤为缓慢,君怀闻抬起双手,略略行了一个浅礼,话音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方若的心绪,陡然一沉,这西殿弟子言语里,字里行间,分明提及的便是他入修习室前自己同席绾灯所做的事情。

面上的清雅散去了一些,方若的笑意不达眼底,重重地应了一声:“嗯。”

带着面具的左边眼泛起了一丝极为浓郁的黑色妖气,一闪而过,快速消散,君怀闻再无停留,转身便要离开。

“阿怀!”

手刚触碰到修习室的门,女子的声音,竟是带着颤抖和哭腔,高声扬起。

方若陡然愣住,只感觉到女子的身形如风一般,快速从自己身后而起,掠过身旁,直直地冲向了那个西殿弟子的方向。

君怀闻的手依旧把着修习室的门,听到女子的声音,动作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不少,压低的面庞上,是了然的深笑。

“阿怀!!!”

席绾灯脚步飞快,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冲到了君怀闻的身后,双手快速而出,一个用力抬起,重重地扣住了君怀闻的手臂,抬起眼,望看向男子,满目泪花:

“阿怀,你终于来了!”

手中动作停下,君怀闻侧着脸,并未看向女子。

席绾灯站在男子身侧,自然是将君怀闻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

君怀闻嘴角本勾起的了然的笑意,在席绾灯的手触碰到自己的一瞬,陡然消散,紧抿的唇角,分明散发出了浓烈的阴寒之意。

席绾灯抓着君怀闻衣袖的手猛地一惊,险些就要松开。

她怎的忘了?!君帝,向来厌恶别人触碰到他,便是一丝一毫的衣角都不可以!

几番犹豫后,席绾灯的手却是更加用力地挽住了君怀闻

长恨来迟  第七十章、无能

,随后一个扭头,狠狠瞥看向了面色早就是沉沉的方若:

“方若,阿怀是我的未婚夫,今日他既然来了,便不会再离开,以后,你我之间便再没有关系了!”

声音沉沉,却是又有着女儿家的隐忍娇俏,话音落下不过片刻的功夫,席绾灯的手挽住君怀闻,未有停顿,出手推开修习室的门,拉着君怀闻,径直离开。

全程,不过半刻不到的时间。

吱呀一声,门又重新关上。

方若的面色早就是沉在了一片阴暗中,双眸中泛着狠光,死死地盯住了两人离开的方向。

右臂被席绾灯挽住,君怀闻面色沉寂着,未言语,未停顿,不过随着席绾灯的动作一道向着长生塔外走去。

直至,寻到了一处宫殿后的无人处。

席绾灯的脚步才停了下来,挽住君怀闻的双手,也是格外小心地从他的臂环中,抽了出来。

君怀闻的脚步却是依旧往前走了几步,而后停下。

垂在身旁的手缓缓攥紧,半晌后,席绾灯抬手,单膝跪下,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魔界之礼:

“席绾灯,见过君帝!”

背对着席绾灯,君怀闻的面色上一片沉寂,先前被席绾灯挽住的臂环未松开,酝满了黑气的眼重重眨了一瞬,极为缓慢地低垂而下,落在了被席绾灯先前所抓的地方。

阴寒至极的声音,伴着笑意,诡谲一般落下:

“未婚夫?我怎的不知晓此事?”

话语落下的瞬间,君怀闻脚步缓缓转过,视线居高临下,冷冷地瞥看向了单膝跪下的女子。

抱拳的双手猛地攥紧,薄唇紧紧一抿,席绾灯的后背已是密密地渗出了冷汗。

“情况属急,属下不得已而为,冒犯君帝,还请君帝责罚。”

视线再次凉凉地瞥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停顿了许久,君怀闻嘴角的冷笑越发浓郁:“今日之事,可以不计较。”

“……属下叩谢君帝!”

“我且问你,你来这东殿已三月的功夫,我要的东西呢?”

这一次,席绾灯良久都未能开口说出话来,垂着的视线里是满满的紧张和惶恐。

她当然知晓,君帝心中向来有自己的标尺,任何人都不得越界,若是胆敢有丝毫违逆了他意思的事情发生,他定不会放过。

万般的寂静,君怀闻抬起手,模样极为慵懒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袖,再未出声。

呼吸起伏不定,席绾灯的眉头狠狠蹙着,心头一横,还是出了声:“回禀君帝,属下无能,未能寻到通灵玉的踪迹。”

提及通灵玉,席绾灯心头的恨意便越发浓郁。

自己陪了那方若整整三个月的功夫,那令人作呕且又猖狂的男人,竟是未透露丝毫通灵玉的消息给自己!

“啧。”

“无能?”

君怀闻的声音带着笑,棱角分明的右侧脸庞上,俊美的面容露出了一丝鬼魅一般的笑意。

“既是无能,便回去吧。”

双眸陡然睁大,席绾灯再未顾及礼数,顿时抬起头,满眸的失措:“回……回去?”

白袍长袖猛然甩动到身后,君怀闻略略弯下腰,靠近了女子,嘴角的笑意越发妖娆阴寒:

“无能之人,只会脏了我的眼。”

武汉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武汉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武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武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武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